红通人员是怎么被迫投案的:投案人员劝返外逃人

2018-06-20 00:56 网络整理

(原标题:红通人员是怎么被迫投案的?)

6月17日,端午节假期第二天,红通人员王颀被迫投案,成为6月6日中央追逃办对外发布《关于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后,首名投案的外逃人员。

《关于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已经是第二次发布,2017年4月,中央追逃办首次公布22名外逃人员有关线索,今年6月6日再次发布50人的外逃线索。

前后两次一共72人中,加上最新回国归案的王颀,已经有7人陆续归案。

这7人的情况也各不相同,说起来也很有意思。

首次强调“被迫投案”

先说一下最新归案的王颀。

他1974年出生,今年44岁,是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原法务部总监,涉嫌职务侵占罪,2013年2月7日外逃新加坡。同年6月,公安部中国国际刑警组织批准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进行国际追捕。

今年6月6日,中央追逃办发布《关于部分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的公告》,王颀名列第3位。

前不久,无锡市追逃办派员前往境外开展工作,发现王颀可能潜逃入境,于是加大了在国内追逃的力度。6月16日晚上,王颀迫于压力向公安机关投案,17日被公安机关执行逮捕,18日被押解回无锡。

他在投案时说:“十多天前知道网上发布了追逃令,比较震撼,觉得还是要尽早自首。”

前文政知圈提及,中央追逃办已经公布共72名外逃人员有关线索,目前已经追回7人。到王颀,7人中,江苏省已经追回3名外逃人员,分别是任标、徐雪伟、王颀。

王颀归案的通报中,与以往“回国投案”的表述不同,这次第一次强调了“被迫投案”。

在发布王颀投案的同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也发表专评,解读“被迫”二字。评论称,“被迫”二字折射出公开曝光已经成为挤压外逃人员生存空间的利器。2017年4月中央追逃办首次公布22名外逃人员有关线索之后,大约3个月,任标回国投案,成为当时的“首名”,相比而言,这次发布公告后首名投案外逃人员归案时间更短,而且,今年6月再次公布的外逃人员线索,数量更大、信息更多、位置更准。

藏匿加勒比海岛国的归案人员

72名被公布相关线索的外逃人员中,目前归案的7人分别是任标、徐雪伟、刘常凯、黄红、贺俭、李文革、王颀,其中黄红是唯一的女性。

在去年公布相关线索的22名外逃人员中,外逃时间最长的是黄红,她1998年5月16日逃到美国,时间最短的是任标,2014年1月23日非法出境前往圣基茨和尼维斯。

巧的是,黄红和任标都已经先后归案。一般来说,外逃时间越长,追回的难度就越大,而刚刚出国不久尚未站稳脚跟的外逃人员追回的难度相对小。

任标是江苏大罗能源物资有限公司、江苏华罗贸易有限公司、江阴市展鹏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江阴丰达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江阴丰达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原实际控制人。他前往的圣基茨和尼维斯有些读者可能不熟悉,这是位处加勒比海地区的岛国。而且,任标在这里拥有当地永久居住证。

△任标

值得一说的是,加勒比地区一些国家例如圣基茨和尼维斯护照含金量比较高,前往世界很多国家无需签证,中央追逃办相关负责人在之前接受采访时也说:“圣基茨和尼维斯拥有投资移民计划,外逃人员借此拥有新的国籍后,给我们的追逃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一来,他们的身份名字改变,追逃难度更大,同时流窜起来也更加方便。即便藏匿在这些国家,有的我们尚未与之建交,也很难追回来。”

不过,黄红和任标的回国投案,都能反映出,无论是外逃时间还是外逃地区带来的追回难度,都有被克服并成功追回归案的案例。

回国投案人员电话劝返外逃人员

任标回来之后,还帮助劝返了外逃美国的徐雪伟。

2017年8月,对红通人员徐雪伟的劝返工作进入攻坚阶段,徐雪伟情绪波动反复,顾虑重重,始终不能下定决心回国投案自首。

就在这时,刚刚归案一个月的任标给徐雪伟打电话。徐雪伟是江阴市升昌科技有限公司、江阴市翔达化纤有限公司、江阴市康须王纺织化纤有限公司、江阴市皓晟贸易有限公司四个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两人都是江苏江阴人,外逃前都是企业一把手,涉嫌罪名也都和经济犯罪有关,除此之外,二人都是举家外逃,亲属在国外极度不适应,语言不通、水土不服。

考虑到二人的相似经历,追逃工作组决定由任标“现身说法”。在电话里,任标向徐雪伟讲述了自己回国投案后的情况,介绍了红通人员归案后后续处理情况,说明了中央追逃办“主动回国投案自首可以依法争取宽大处理”的政策。

最终,徐雪伟下定决心于2017年9月回国投案。

工作人员赴加拿大8次面谈劝返

去年12月回国投案的李文革也得益于专案组通过李文革妻子的侄女向李文革传递信息,打亲情牌。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