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上级政府严查嘉禾县金泰华城项目违规征地

2019-04-04 18:19 网络整理

依法对嘉禾县国土资源局的违法征地行为进行调查

上级政府领导:我是嘉禾县珠泉镇丙穴社区居民曾小春,请求上级政府重视百姓呼声,尽快解决老问题,还我公平。

关于珠泉镇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对丙穴社区“门头槽”土地征收过程中存在违法事项一事,本人已通过书面的形式依法向珠泉镇人民政府提出了信访申请。珠泉镇人民政府于2018年7月2日对该信访事项作出了答复意见书。本人认为,该回复恰恰证明了珠泉镇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在土地征收过程中存在违法,为此,特请求上级政府依法纠正珠泉镇人民政府的征收违法行为。

珠泉镇政府认为:1、关于土地征收的问题,2006年12月晋屏南路开通征地,因本人不同意征地,组干部便叫李金翠到现场丈量土地,并领取征收补偿款18532元。2、关于安置宅基地的问题·2011年5月、11月、12月,城关镇政府、丙穴社区的领导召集以李志明为主的9户人家进行协调。2006年金泰华城征地180亩,其中60多亩已被省有关部门批准征收,征地款已到位,关于征地安置问题,政府规划在神农小区,但征地户数多,安置地面积小,经多方协商,将“门头槽”配比的安置地,由组长组织分配,按各户的安置面积,折成现金款返还给每一户,故以此认定本人信访情况不实。本人认为,上述答复中认定的事实错误,征地程序违法,应依法予以纠正。

一、珠泉镇作出的答复认定事实错误。

1、2006年12月晋屏南路开通征地前(2006年11月26日),政府组织的施工队就已经把南丰广场所有的承包地推平,这说明征地行为还没有开始,土地就已经遭到破坏,珠泉镇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存在未批先征的违法行为。

2、根据1984年政府发放的责任田合同显示,本人家庭在“门头槽”的承包地为0.64亩,但由于珠泉镇政府在征地过程中并未经得本人同意,便认定本人的承包地为0.52亩。另外,两块自留地,也只丈量了一块,另一块并未丈量,本人的承包地存在漏登的情况。

3、李金翠的户口早已迁出,不属于本人的家庭成员,无权代表本人签订任何协议。至于为公婆立墓碑的问题,纯属家族内部问题,且该款系由本人出资,与李金翠无关,与征地行为也无关。

4、神农小区的安置地是1995年丙穴公园到供电公司这个片区征地时划拨的,2003年因每户只有几十个平方不好建房,才折成现金返还给农户,与“门头槽”的征地行为无关。珠泉镇政府将神农小区的安置地认定为是“门头槽”安置地,纯属颠倒黑白。

二、珠泉镇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的征地行为程序违法。

1、“门头槽”的征地行为并未依法公告。

根据《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第三条的规定,征用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征用土地方案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应当在被征用土地所在地的村、组内以书面形式公告。其中,征用乡(镇)农民集体所有土地的,在乡(镇)人民政府所在地进行公告。?该办法第五条又规定,征用土地公告应当包括下列内容:(一)征地批准机关、批准文号、批准时间和批准用途;(二)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权人、位置、地类和面积;(三)征地补偿标准和农业人员安置途径;(四)办理征地补偿登记的期限、地点。从以上规定可以看出,政府进行征地,必须在征地前进行公告,且需要对征地标准和安置问题进行说明。但是,在“门头槽”的征地过程中,本人并没有看到征地公告,更不知道安置方案。退一步来说,即便珠泉镇政府的回应属实,那也说明了安置问题直到2011年都没有得到解决,这也充分说明了征地过程中确实存在违法。

2、本人对征地行为有异议,珠泉镇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并没有告知本人享有要求召开听证会的权利。

根据珠泉镇政府回应,由于本人对征地行为有异议,所以对村干部找李金翠签名便视为征地行为合法。本人认为,政府这种答复完全是对法律的践踏。首先,李金翠的户口早已迁出,已不再是本村村民。其次,她也不是本征收土地的承包人,又何来权利之说。根据《征收土地公告办法》第十条的规定,有关市、县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应当研究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不同意见。对当事人要求听证的,应当举行听证会。确需修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的,应当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和批准的征用土地方案进行修改。但是,珠泉政府、嘉禾县国土资源局并不是按照法律的规定,告知本人具有申请听证的权利,而是直接找其他人来签名,这种行为完全违法,更是对法律的践踏。

3、金泰华城项目下的征地行为明显违法。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